无花果:洋葱头惹了谁(重发)

  



近三年来,许多清真寺的洋葱头都被勒令拆除,改成了歇山式的中国屋顶或者干脆改成平房式的屋顶,甚至有的图省事,改成了不伦不类的茶壶盖。不仅洋葱头,甚至一切拱券形状的门窗、护栏、也都被迫改成了四方块,借口是消除阿拉伯化。


当代清真寺的洋葱头是阿拉伯式的建筑吗?不可否认,阿拉伯地区确实有不少圆顶建筑,但这并不是真正的阿拉伯风格。究其来源,可以追溯到东罗马拜占庭帝国。最为典型的就是位于君士坦丁堡的索菲亚大教堂。土耳其征服东罗马之后,拥有世界最大圆顶的索菲亚教堂被改为清真寺,圆顶上的十字架被改为新月,在此之后,此类风格的建筑开始风靡整个伊斯兰世界,无论波斯、印度还是突厥各地,清真寺大多采用拜占庭式的圆顶,上面的新月也似乎成了清真寺的标配。

然而,中国伊斯兰教却由于很早就完成了本土化的过程,汉地穆斯林更喜爱采用中国传统的歇山式、庑殿式建筑,并且配以飞檐斗拱、五脊六兽、石狮赑屃、碑刻砖雕、匾额楹联、雕龙画凤、梅兰竹菊、仙鹤祥云,甚至连阿拉伯语书法也高度中国化,弄成一个个方块字的形状,屋顶的新月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宝瓶葫芦、甚至法轮莲花。不仅如此,甚至礼拜场所的名字也受佛教影响而称之为寺,甚至以中国传统的瑞兽瑞禽命名如金鸡寺、仙鹤寺、麒麟寺、凤凰寺、鹿龄寺。

除了建筑之外,汉地穆斯林的宗教特征处处充满中国色彩,他们接受了中国经典对造物主的称呼,并引申出了天房、天启、天命、天课、天经、天仙、天堂等词汇,还借用了圣人、先知、礼拜、斋戒、献祭、清净、无常、普慈、教门等儒家或佛教的用语,并赋予崭新的含义。泉州、扬州的清真寺礼拜大殿被称为奉天坛,还有的称为朝真殿,称为无像宝殿。西北苏菲的活动场所被称为道堂,得道的长老被称为真人,甚至连传教士的名字也改成中国式的张玉皇、破衲痴。史上留名的如志美、鹤年、明心、化龙、如龙、文秀、彦虎、万福、福祥、有德、长庆等不胜枚举,一般教众更是龙凤麒麟比比皆是。汉地穆斯林自创经堂教育,礼拜诵经采用当地曲调,传播教义采用汉克塔布,饮食是中餐,服饰是汉服,婚丧嫁娶更是充满中国特色。如此种种,不一而足,构成独具特色的汉传伊斯兰文化。

论起来伊斯兰教早已高度中国化,为何如今又背上了阿化、沙化的罪名呢?唯一的证据就是洋葱头,改革开放以来,新修的清真寺大量采用洋葱头建筑,没想到如今给自己惹下了麻烦。其实,即使洋葱头也是穆斯林自己的血汗钱堆砌起来的,怎么能说拆就拆,说毁就毁呢?难道人民的血汗钱是大风刮来的不成?难道人民的生命财产可以随意侵犯不成?是的,在这锅,让你拆你就得拆,别说自己的房子,就是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让你打掉你也不能不打掉。老百姓命如草芥,自己的房屋地产随时都有可能被侵占,这情况众所周知。

老百姓的寺院,老百姓自己不能做主,这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所以不在此文讨论范围之内。我只想扒一扒洋葱头背后的故事。如前所述,中国穆斯林早已高度中国化,他们更喜爱中国式的清真寺建筑。证据表明,新中国之前的所有清真寺,除了唐宋遗留下来的怀圣寺的光塔和清净寺的拱门之外,全部是清一色的汉式建筑。那么,如此痴迷于汉式建筑的汉地穆斯林,什么时候开始移情别恋,喜欢上了拜占庭式的洋葱头了呢?

新中国最早的圆顶建筑应该是中国伊斯兰教协会的办公大楼,其后陆续出现了银川南关大寺、兰州西关大寺等凤毛麟角的圆顶,二十年浩劫期间,清真寺多被拆毁或挪用,改革开放之后,清真寺被归还,很多清真寺得以翻修重建,尤其到九十年代,圆顶式建筑一发不可收拾,逐渐风靡全国各地穆斯林社区。

穆斯林移步于圆顶建筑,其原因有三,一是中国社会兴起反传统浪潮,传统的中式建筑多被视为落后、封建的象征,从政府机关到民用设施,全部摒弃传统建筑,采用西式风格,间或有苏联风格,如人民大会堂、历史博物馆、展览馆等可谓风向标,引来各地争相效仿。清真寺曾经作为破四旧的对象,曾被大量拆毁,例如韦州大寺、济宁大寺都被夷为平地,如今允许重修,心有余悸的穆斯林也不敢再采用老式房屋,所以开始采用新式建筑。

二是因为经济考虑,新式钢筋混凝土结构建筑工艺简单,造价低廉,对于教门衰败的穆斯林群众来说,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当然,如果有能力,他们仍然会选择中式建筑,如沁阳水南关、循化草滩坝就是典型,至于各地的苏菲拱北,更是对圆顶式建筑嗤之以鼻,他们往往斥巨资修建华丽的中式建筑群。

第三个原因,其实是更深层次的文化原因,也是所谓阿拉伯化的始作俑者,就是伊斯兰教的民族化,中国穆斯林的民族主义,然而这个原因却被所有人忽略了。

从喜闻乐见的汉式寺庙建筑到移情别恋的洋葱头建筑,这种审美上的转变的巨大动力就是当今中国伊斯兰教的民族化倾向,认识不到这一点,就永远无法解释中国穆斯林的思想变迁。

伊斯兰教在唐宋时期初传中国,在蒙元时期蓬勃发展,中国作为庞大蒙古帝国的一部分,同一政权覆盖下的各国穆斯林,没有国界的限制,开始大量东迁,做官经商,屯兵屯田,遍布中国各地。他们与历史上的五胡乱华一样,来到汉地之后,娶汉女,姓汉姓,说汉语,写汉字,很快汉化为普通汉人。汉人群体一直在接纳外来民族的血液,鲜卑人、匈奴人、羌人、羯人、羝人、西夏人、契丹人、突厥人、女真人,一波波来华定居,逐渐失去了自己的语言文字服饰,汉化为新一代的汉人。后来的波斯人、回回人、大食人也是如此,康国米国安国史国粟特钦察……一波波来到中国,一波波迅速汉化。西来穆斯林汉化为新的汉人,与此同时又发展了大量汉人入教,这个庞大的汉人穆斯林群体,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成为中国穆斯林的主体人群。明代数百年,外来民族必须与汉人通婚,这个政策非但没有使穆斯林减少,反而使穆斯林成倍增长,大量汉人通过婚姻成了穆斯林,汉人的后代又繁衍了更多的汉人,这个庞大的汉人群体,用汉人的固有文化实践着伊斯兰教,创造出辉煌的汉传伊斯兰文明。

汉人穆斯林,建筑汉式清真寺,用汉语讲解伊斯兰,用汉字著书立说,与汉人一道保家卫国,这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然。他们没有把自己当外来人口,他们一直视自己为华夏子民。他们与朱元璋一起喊出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口号,组成大军建立大明王朝,大明灭亡之后,丁国栋米喇印还参与反清复明的斗争,甚至一部分穆斯林以明为姓,誓死明志。早在孙中山之前,云南杜文秀就打出驱除鞑虏斩杀清妖的大旗,而陕甘穆斯林即使流亡到了异国他乡,也不忘自己的一口陕甘汉语,不忘自己是中原子民。

他们与汉人有着高度一致的民族认同,何以开始产生离心力,开始否认自己的汉人属性了?我们必须要回顾历史。中国为汉人之中国,然而闯贼攻入北京,崇祯自缢身亡,吴三桂引清兵入关,汉人亡国。之后清国又占领蒙古、吐蕃、新疆,加上满洲,五个板块组成一个庞大的清帝国。三百年后,孙中山驱除鞑虏恢复中华,武昌起义一声炮响,十八颗星旗高高飘扬。十八颗星代表着中国本部十八个汉人省,当时的革命理想就是赶走满人,恢复汉人祖国。经过谈判,清廷继续留在故宫,作为回报,民国继承清国的疆土,从此开始五族共和,国旗改为五色旗。1924年冯玉祥驱逐清廷皇室,自然也就失去了统治清国故土的理由。日本策动满洲独立,苏联策动蒙古独立,一部分苏维埃维吾尔份子,又发动三区革命,成立东突厥斯坦,中国岌岌可危。1927年,红军占领井冈山,成立国中之国,第五次反围剿之后开始长征。张国焘到达藏区,策动藏人土司成立西昌联邦共和国,后来红军到达陕北,一度鼓动内蒙王公成立内蒙平民共和国,争取三年内与外蒙合并。

分裂之势愈演愈烈,除了其他四族之外,延安当局提出回回民族一说,鼓励回民独立。呼吁当地回民,脱离中华民国,建立回回共和国,许诺他们可以与苏维埃共和国组成联邦,或者独立建国。这一理论的逻辑是回民是阿拉伯人后代,既非中华民族,何必服从中华民国,理当成立回回民国,方为头等大事。

然而,回民并无任何建国意识,回回民族的说法也很快遭到各方斥责,民国要员马鸿逵、白崇禧,回教学者傅统先等都斥其为荒谬。穆斯林只所以称为回民,乃是因为伊斯兰教被称为回教,回民即为回教教民,即使称回也是汉回,宗教属性上信仰回教,民族属性上与汉人不分你我。怎么可能因为信了回教,就成了回族?照此说来,信了佛教,岂不佛族?信了道教,岂不道族?

然而,为了巩固这一理论,1941年延安出版《回回民族问题》,尽管按照书中的标准,回民并不符合斯大林提出的四个标准,然而,为了鼓励回民脱离民国,他们炮制出来一个民族。

新中国成立后,为了标榜各族平等,原有的非汉人地区成立了自治区,后来又别出心裁的将广西僚人设为壮族,并成立自治区。在甘肃省东部回民聚集之地,成立宁夏回族自治区。政权的力量压倒一切,汉地穆斯林以法定的方式脱离汉人群体,有了新的民族身份——回族,并且被许诺保持发扬民族文化,尊重民族风俗等一系列措施,民族意识不断强化,与汉人群体正式分道扬镳,渐行渐远,产生离心力,朝着民族化的方向一去不返。

既然不是汉人了,自然要与汉人划清界限,各方面都要体现民族特色,于是汉人穆斯林被创造出了民族服饰(小白帽加坎肩),民族文字(阿拉伯语),民族语言(经堂语),民族文化(清真饮食)等,当然,还少不了民族建筑(洋葱头风格的清真寺)。就这样,说汉语姓汉姓的汉地穆斯林,煞有其事的做起了回族,甚至还主动入戏,无法自拔。他们故意遗忘自己的汉人血统以及一切汉人属性,恨不得忘掉一切和汉人有关的事物,努力在语言上文化上甚至文字上建筑上与汉人保持区别,以强化自己是另一个民族的谎言。

各自治区允许使用民族语言,然而回族的语言是汉语,这自然很令人尴尬,一部分人声称他们的母语是八竿子打不着的阿拉伯语,甚至在一个没有几个人认识阿拉伯语的城市里,到处竖起阿拉伯语路标。他们要建立民族特色的建筑,而原有的汉式清真寺由于撇不清和汉人的关系,自然要被摒弃,人们开始把目光转向了洋葱头,就这样,洋葱头开始出现在全国各地回民聚集区。原本高度中国化的伊斯兰教,也呈现民族化的倾向,很多人言必称沙特,唯阿拉伯马首是瞻,他们反对用汉语词汇称呼造物主,反对在宗教功修中掺杂汉语,反对原有的汉俗,甚至反对一切汉文化,否定汉人之中有先知出现,他们停止向汉人传教,甚至不再与汉人友好的相处,各地回汉冲突(回教汉人与普通汉人的冲突)时有发生。

势头愈演愈烈,在穆斯林聚集区,部分去中国化的倾向引起了官方的警惕,也引起了民众的恐慌,他们开始制造穆斯林威胁论,开始群体性的排穆,甚至出现了大规模的穆黑行为。这种情况具体到实际操作中,就开始以反阿化,反沙化之名,如火如荼地展开了。

这不仅让我想起了三百年前,罗马教廷否决了中国基督徒使用上帝一词的事情,同时还禁止他们祭孔,于是引起了康熙的震怒,并引发了雍正的禁教。然而与此同时,高度中国化的穆斯林群体根本不存在这一问题,他们早已采用中国化的称呼,马复初将真主称为天,写出祝天大赞,刘智的书中称呼孔子为东方圣人,把穆罕默德称西方圣人,马注的书中则允许教民向皇帝叩头,那时的伊斯兰教早已被视为中国宗教之一,所以穆斯林从未受到过任何冲击。再后来,义和拳以扶清灭洋的名义杀害教士,烧毁教堂,制造了很多教案,甚至到了民国,民众还发起了非基运动,强烈抵制基督教。这一切都是因为基督教的洋教色彩所致,遭到了中国人自上而下的攻击。与此同时,穆斯林一直与普通汉人同胞相安无事,彼此和睦,以大教小教互称,以儿女互相婚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然而,情况逆转,昔日的基督教褪去了洋教色彩之后努力传教,发展了上亿汉人基督徒,而伊斯兰教却被划定在回族圈内寸步难移。在基督教之中,用上帝称呼造物主早已不是问题,但在伊斯兰教之中,如果谁敢提出上帝就是真主,马上就有成群的卫道士汹涌而来,以常务副真主的身份断定他是异端邪说,混合教徒,断他要下地狱。

本世纪初网络兴起,一部分穆斯林自告奋勇,在天涯网站上护教,却被对方怒怼了一句话滚回阿拉伯。我方辩友竟然被怔住了,顿无还口之力。他们好像自知理亏一样,觉得自己真的是在人家的地盘上,所以得老老实实夹着尾巴,否则人家随时让咱滚回老家,他们真的认为自己是阿拉伯人。

当然,有一群穆黑也找到了我,用同样的方式让我滚回阿拉伯,却被我义正辞严地驳斥。我与那群精阿份子不同的是,我向他们宣称,这里就是我的祖国,我就是华夏子民,我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我与汉人同胞血脉相连,甚至我自己就是汉人的一部分。我呆在自己的祖国,呆在自己的地盘,扯什么阿拉伯?穆黑顿时无语,什么什么?你们不是阿拉伯人吗?不,我们哪点像阿拉伯人了?我们说阿拉伯语了?还是我们长了阿拉伯脸了?那么,你是汉人为什么背叛我们的民族,信什么伊斯兰教?好,正是因为我是汉人,我才要信仰伊斯兰教。因为伊斯兰教不是外来宗教,而是全人类的信仰。我信仰独一真主,这不是背叛汉人,而是复兴我们华夏民族固有的信仰。我们的民族早在先秦之前就曾信奉独一的上帝,我们的文化是敬天法祖,我们的文明是天道中华,抛弃对上天的崇拜,才是对中华民族的背叛,才是中华民族的耻辱。

结果可想而知,这群穆黑悻悻离去,因为他们自己背叛了华夏民族的天道信仰,丧失了基本的涵养,在我面前展现自己的野蛮,自然被我斥责为中华民族的逆子,天道文明的破坏者。

但,话说回来,百分之九十九的群众是没有分辨能力的,他们被人牵着鼻子走,别人说他是什么民族,他们真当自己是什么民族,脱离了汉族身份之后,他们变得无所适从,开始寻找精神上的近亲,于是他们欣喜地找到了圣人的民族,自己骗自己是阿拉伯人的后代。为了体现自己的阿拉伯特色,他们开始一发不可收拾的喜欢上了洋葱头,满怀热情的建筑大圆顶。

然而,风向急转,反对阿化,一声令下,一个个洋葱头被野蛮拆毁,阿拉伯语路牌被拿下,甚至使用了数百年的阿拉伯语清真标识也被禁止,穆斯林们顿时一脸懵逼。说的好好的民族文化呢?说的好好的民族特色呢?说的好好的民族风俗习惯呢?怎么说拆就拆?拆你没商量?中阿之轴、民族广场、民族风情街、民族美食城,这一切不都是你们让建的,甚至你们自己建的吗?对,除了清真寺之外,一切冠以民族称呼的东西其实都是它们搞出来的,老百姓怎么能有权利染指公共建筑呢?自己建起来自己再否定?现在怪老百姓?对呀,起初穆斯林早就中国化了,非要搞民族化,说穆斯林是外来户,脱离汉人群体,另立门户,结果穆斯林有了民族意识,处处和汉人搞对立搞不同,现在发现问题了,赶紧又搞中国化。中国化这事本来我深以为然,甚至曾经撰文支持。然而,后来我发现,中国化成了打压宗教的借口,成了强拆的法律依据。你搞中国化是好事,你可以多建几座中国式的清真寺作为样板,已经建起来的洋葱头干嘛非要拆掉?这不是野蛮是什么?还有,你搞中国化,那么请问经堂教育招你惹你了?干嘛禁止清真寺办学?大学生惹你了?干嘛禁止大学生信教?这些是在中国化吗?还是在逆中国化?中国一直以来以海纳百川兼收并蓄的姿态包容一切文明,只有野蛮的中世纪欧洲,才禁止宗教自由,迫害宗教信徒。

他们手里有权,当然想拆就拆,我不是论证能不能拆,他们说能就能,他们就是真理。我要做的是,告诉蒙在鼓里的中国穆斯林,洋葱头是谁起的头,穆斯林是怎样从中国化演变到民族化,从喜欢中式建筑转变到青睐洋葱头的,是谁为民族化、去中国化推波助澜,谁是一系列连锁反应的始作俑者。

写到这里,要解答一个疑问,有人说回族是伊斯兰的载体,取消了民族,谁来传承伊斯兰教?对待这部分疑问者,我只需要问一问,一千多年来,穆斯林并没有被另立民族,是怎么传承至今的?没有划分民族之前,伊斯兰教没有民族障碍,在汉人群体之中自由传播,如今有了民族,穆斯林画地为牢,传教事业陷入瘫痪状态。有的人说,有民族为界限,虽然不能向外传教,至少族内成员不会丢失,恰恰相反,当今南方多地的回族不信仰伊斯兰教了,民族身份起到任何作用了吗?相反,基督教没有民族的束缚,却在汉人群体之中成功发展上亿人。以温州为例,本来回教后裔有上万人,然而1949年后几乎全部出教。而温州基督徒起初也只有几千人,几十年后,温州基督教达一百万人。有人说,有了民族身份,我们的合法权益比如土葬等才能得以保障,我想问问他们,你们千百年来一直在土葬,即使有一天有人要给这项权利弄上附加条件,必须成为回族才给这个权利,那么你们该质问的为啥整那些不合理的附加条件,而不是唯唯诺诺地做出让步。好比一个男人被抓,人家说你要想吃饭就得做太监,他不质疑为啥不让他吃饭,反而唯唯诺诺说好好好,我做太监还不行吗?太监做得久了,清帝退位的时候,太监慌了神,一旦主子下台了,我们还怎么服侍皇上啊?土葬的权利保持了一千多年了,如果之前没有回族的时候你们就拥有这些权利,而如今非要成为回族才能继续保持,那么你们一千万人应该联合起来维权,而不是心甘情愿地戴上二等公民的帽子。

我清楚地知道,我写完这篇帖子之后,有理智的人会恍然大悟,没脑子的人会开始骂街,因为我触痛了他们骨子里的民族主义,他们不愿正视自己与汉人的共同属性,这会令他们恼羞成怒,继续为我制造谣言。同时,穆黑也会寻找借口,腾讯则会疯狂删帖。但是,我还是要写,我必须要把这一切告诉我的同胞,我的回回,我的汉人。我要让你们明白,你们的无辜,我要让你们明白,林立的洋葱头是谁之过,被毁的洋葱头到底惹了谁。同时,我也是一个忠实的劝谏者,希望当政者能够认真检讨建国以来在民族政策上的重大失误,并思考如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实现中国的长治久安。

二〇一九年五月二十九日

评论

更多热门博文

无花果:放弃幻想

无花果:扭曲的公知

无花果:将无耻进行到底

无花果:清真泛化了吗

无花果:为什么穆斯林中的粉红多?

无花果:洋葱头惹了谁

无花果《最后的蛮荒》(7)

无花果:是谁在辱圣

无花果:论族教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