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花果:论族教分离

 


论族教分离

 

族教是必须分离的,也是注定要分离的,这是历史事实,也是大势所趋,尽管中国伊斯兰教徒的族教分离还有很漫长的道路,但这只是早晚的事情。

 

上世纪中叶,伊斯兰教在中国汉地出现了族教一体的现象,信教者全部被划分出普罗大众之外,被当成所谓的少数民族“回族”对待,这一现象事出有因,也构成了既定事实,但今天看来,已经严重不符合历史的发展以及未来的需要,完全成为一个过时的东西。

 

世界上有一些宗教,既是宗教,又是族教,即所谓的族教一体,比如犹太教、印度教、日本神道教、喇嘛教(藏传佛教),这些宗教的信徒,大多与它们所指向的民族高度重合。犹太教是犹太人的宗教,信教者基本为犹太人,印度教是印度人的宗教,信教者基本为印度人,日本神道教是日本人的宗教,信教者基本是日本人,喇嘛教是藏人的宗教,信教者基本是藏人。当然,也有部分犹太人不信犹太教,也有少数非犹太人皈依了犹太教,但大体上,这些宗教只限在他们所在的民族内部传播。

 

然而,伊斯兰教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世界宗教,而不是一个民族宗教,尽管伊斯兰教在七世纪的阿拉伯半岛复兴,但一开始,先知穆罕默德身边所聚集起来的就不仅仅是阿拉伯人,他的圣门弟子之中有罗马人,有波斯人,有犹太人,有埃塞俄比亚人。二十多年后,伊斯兰教走出阿拉伯半岛,立即迎来各民族的大量皈依,波斯人、罗马人、柏柏尔人、印度人、突厥人、马来人、斯拉夫人、华夏人相继加入进来,形成庞大的穆斯林群体,而阿拉伯人只是这个庞大乌麦的极少部分。

 

伊斯兰教从一开始就宣称这一宗教是针对全人类的慈爱,从来反对将宗教局限在某一特定的民族之内。正如古兰经所说:

 

莱麦丹月,颁布了《古兰经》,指引全人类,说明正道和明鉴。(2185

我委派你,只为慈爱全体世人。(21:107

 

正是伊斯兰教的普世性,使得这一宗教在各民族之中迅速传播。伊斯兰教在七世纪就传入东土开花结果,并直接影响了中国境内的两大民族:突厥人和汉人。正如佛教在中国形成了藏传佛教、汉传佛教和南传佛教一样,伊斯兰教在中国也形成了两大支系:疆传伊斯兰教和汉传伊斯兰教。

 

突厥语各族构成了疆传伊斯兰教板块,我们暂且不表,他们与汉传伊斯兰教的沟通和交集也十分有限,单说伊斯兰教传入汉地,很快在汉人群体中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蒙古人统治时期,部分西域穆斯林来到汉地,他们定居下来之后,娶汉女,改汉姓,说汉语,写汉字,一两代之后迅速汉化为汉人,与此同时,由于通婚和传教的因素,又有大量汉人加入进来,他们像滚雪球一样在汉地形成滚滚洪流,人口基数成倍增长,成为庞大的中国穆斯林群体。

 

中国穆斯林在信仰伊斯兰教的同时,保留了独具特色的汉文化特征,他们继续使用汉语,开启汉语翻译的先河,创立经堂教育,将外来经典翻译成汉语讲解给学生。他们撰写汉文著作,所谓汉克塔布,造福汉语读者。他们建造汉地庙宇式的清真寺,用龙凤狮子赑屃麒麟装饰自己的殿堂。他们延续汉人的姓氏和家谱,注重传宗接代。他们改造传统的中餐,形成富有特色的清真菜系。他们继承汉人的武术,发展成独具特色的拳术。他们用汉语的戏曲韵律诵读古兰经,他们编写汉语歌谣,用来劝教。他们还改用汉字书法特有的软毛笔来书写阿拉伯语,做成匾额对联和中堂,这一切构成了多姿多彩的汉传伊斯兰文化。

 

正当这一切进行地井井有条的时候,中国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大变革。满清末年,汉地十八省掀起了轰轰烈烈的革命,要赶走满族统治者建立一个纯汉人国家。后来经过谈判,政权和平过渡。清帝退位,民国登台,大清国的基业连同汉地之外的四大板块满洲、蒙古、西藏、新疆,统统交由民国继承,作为回报,清廷得以继续住在紫禁城,享受俸禄。于是,中华民国从最初的汉人国家变成了五族共和的国体,国旗也从代表汉地十八省的十八颗星旗改为五色旗。

 

民国的大一统道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冯玉祥赶走溥仪之后,日本人帮助溥仪回到了祖先龙兴之地满洲,成立了满洲国,接着北蒙又受苏俄指使而脱离民国。西藏、新疆也一度脱离。但日本人似乎并不满足,他们还炮制了一种新的理论,妄图用来建立所谓的回回国。

 

元代,西来穆斯林大多为回回国人(也就是花剌子模国人),伊斯兰教也因此被人们称为回回教、回教,凡信仰回教者,也因此被称为回回、回民。疆地突厥人信仰回教,于是新疆也被称为回疆,而疆地突厥人也被称为回族,汉回满藏蒙五族共和中的回族,即指的突厥语回教民族。

 

日本人混淆了回族这一概念,他们宣称内地所有回教徒都不是汉人,而是自成一族,理应脱离中华民国自建回回国,他们煞费苦心地折腾了良久,最终也没有见到回回国的成立。然而,他们的政治遗产却被延安继承了下来。延安为了鼓动回教徒独立,延续这一论调,宣称回教徒不属于中华民族,没有理由维护中华民国,而应该建立属于自己的回回共和国。

 

“我们对回民的基本口号应当是回民自决,回民自治,成立回民自决的政府和回族人民共和国。”

“我们需要一个远见,不要以为回民与汉人不同,仅是一个宗教的差别,就是这个宗教的差别,正成为他们的民族团结的轴心,胜过他们的阶级觉悟。我们需要一个远见,不要把成立一二区乡的回民自治政府 作为满足,回民族的解放,是要成立一个回民人民共和国(见《我党历年来民族政策资料汇编》一书)

 

他们遭到了意料之中的失败,回教要人大多否定了此一谬论,他们坚称自己是炎黄子孙,怎能因为信仰回教而自成一族?

 

关于回教与回族的问题,宁夏马鸿逵极大多数的干部皆为回教徒,但是他认为回民是一种宗教,不是一个民族,认为和汉人皆是黄帝子孙,而信奉的宗教不同而已。

——摘自范长江《中国的西北角》30

 

回教同胞与汉人原来是同一祖先,同一种族,只是因为回教来自中亚,西北人民信奉者较多,自然形成为一个集团。

 

——摘自《西京平报》民国2722社论,转引自《回回民族问题》

 

只有回教,并没有回族,除xj一部分外,多为“汉回”;既是汉人信奉回教的,回族一辞,不容成立。

——摘自《抗战中的西北角》,转引自《回回民族问题》

 

今日之回教徒谈中国回教时,每喜以回教与回族相混。有人甚至于费劲精力以种种考据结果证明中国之回教徒非汉族而为回族。吾人承认回教徒,因宗教信仰之不同,而与一般非教徒之生活习惯,颇有差别之处。但人类能否因信仰一致而有相同之生活习俗者即组织为一民族,实为一大问题。……如回教为全人类之宗教,则任何民族皆得为伊斯兰教徒,则绝无将回教徒之种族打成一片之理。……故回教徒之在中国,绝无独成一种民族之理。今日中国之回教徒,系中华民族之信奉伊斯兰者,或为阿拉伯人、土耳其人、波斯人及其他民族侨居中国而其一般之生活习惯已为汉人或未被汉人所同化之伊斯兰教徒。

——摘自宁夏人民出版社傅统先《中国回教史》7

 

最终,回回国的构想遭到流产。然而,伴随着新政权的成立,这一理论阴魂不散,又得以死灰复燃。新政权宣称各民族平等,为了体现这种一团和气的大好局面,他们开始了大规模的民族识别。将几亿中国人划分成了五十多个小块。除原有的五大民族汉回满藏蒙,被划分成汉族、维吾尔族、满族、藏族、蒙古族等,他们将居住在中国境内的朝鲜人划分为朝鲜族,将居住在中国境内的俄罗斯人划分为俄罗斯族,还将广西云南等地带有南越特征的群体划分为壮族,本来还要把福建的客家人划分为客家族,但由于叶剑英一人的反对而未能实现。除此之外,他们延续了延安的理论,将汉地所有信仰回教的汉人划分为回族,至此,族教一体的形制基本形成。

 

回族是一个人为缔造的伪民族,从各方面来论都不具有独立的民族特征。按照前苏联党魁斯大林的四个共同点的理论,汉地回教徒与普通汉人拥有共同语言——汉语,共同地域——汉地,共同经济特征——汉地农耕经济,共同心理素质——对汉文化的延续和维护,以及对汉人的国家认同。以此划分,回教徒和汉人本来就是一族,生搬硬套斯式理论也显得粗暴而野蛮。如果按照血统来划分,回教徒与普通汉人也有共同的DNA构成,以东亚人基因为主,间杂有多少不等的通古斯、南越、蒙古、突厥人的基因。如果按照语言划分,回教徒与普通汉人是共同的语族,即汉语语族。如果按照姓氏来划分,回教徒更和普通汉人同姓同宗。那么,何来另成一族之说?只因他们都信回教?如果信回教就是回族,那么信佛教为啥不是佛族?信基督教为啥不是基督族?信道教为啥不是道族?如果以宗教作为划分民族的标准,只要信一个宗教的,都是一个民族,那么维吾尔哈萨克阿拉伯马来巴基斯坦人岂不都成了回族?

 

以宗教来划分民族自然是荒谬的,宗教,尤其是世界宗教,历来都是覆盖各个民族的,伊斯兰教信仰者来自各个民族,来自阿拉伯民族、波斯民族、马来民族等,绝不会因为信了共同的宗教,就失去了原有的民族特征,阿拉伯人因此成了波斯人,马来人因此成了突厥人。

 

信了回教就自成一族,这一理论完全始自一个不成熟的政治构想,包括这一理论的所有衍生品,比如所谓的回族文化、回族服饰、回族建筑,都是先建立一个壳子,把一些与此无关的东西硬塞进去。比如搞了个洋葱头,就说是回族建筑,搞了个小白帽,就说是回族服饰,搞了个口弦或花儿,就说是回族音乐,搞了个汤瓶拳,就说是回族武术,搞了个羊肉蒸碗,就说是回族饮食……,其实,都是汉人原有的文化改头换面而已。甚至,因为搞出了回族,于是把历史上所有回教徒都说成是回族,海瑞、郑和、刘智、马本斋统统成了回族人物,这正如宣称秦始皇、诸葛亮、武则天都是汉族一样荒唐可笑。

 

无论从何种理论来论,中国汉地回教徒都不是脱离于汉人之外的独立民族,在国内外学术界也得不到任何支持。甚至中国当局也已经意识到了当初的错误,只有被长期洗脑的人才会坚持这一自欺欺人的东西。他们热衷于传播所谓的回族文化,他们的眼光永远局限在回族之内,回族标签成为他们引以为豪的唯一资本,有一丁点与波斯、阿拉伯扯上关系的东西都如获至宝,如果体内再检测出有百分之零点几的外来基因,更会令他们欣喜若狂。他们永远停留在回族小圈子里自娱自乐,他们永远不会转移视角,去注意到这块土地上与他们同文同种的十多亿同胞。

 

在他们看来,伊斯兰教,就是他们回族自己的族教,回族,就必须永远是穆斯林,其他民族是他们眼中的外族,他们没有心思去向外族传教,外族不能加入伊斯兰教,加入进来也要改为回族,他们希望伊斯兰教永远停留在回族内部。他们是民族主义的死忠粉,是族教一体的坚定的拥护者。正是他们,造成了伊斯兰教始终停留在民族内部,而在汉人群体之中得不到任何突破性的进展。你见过犹太教在非犹太人中广泛传播吗?你见过藏传佛教在非藏人之中广泛传播吗?你见过印度教在非印度人中广泛传播吗?同样,如果伊斯兰教一直是回族人的族教,将永远无法在其他民族之中广泛传播,真如他们所愿,伊斯兰教在中国将会是死路一条。

 

尽管族教一体甚嚣尘上,但这种模式早晚都要终结。伊斯兰教不可能永远停留在一个民族之内,无论从教义上,还是从历史事实上,族教一体都必须要打破。

 

首先,汉地穆斯林要认识到回族论的荒谬,不要再假戏真做,别人让你当啥族你就当啥族,要主动去回族化,强调回汉一体,认同自己的汉人身份,将视角转移到汉人同胞之中,努力向汉人传教,使伊斯兰教的种子扩散到十多亿汉人之中,最终实现完全去民族化,成为广大汉人的宗教,伊斯兰教在中国才有出路,才能走上正常化的发展。

 

有人说,正是有了族教一体,伊斯兰教才有了自己的载体,失去了这一载体,谁来承载伊斯兰教?这种观点不值一驳,首先,伊斯兰教在汉地有一千多万的信徒,这就是伊斯兰教的载体,这个载体不可能从肉体上消灭,摘掉了回族帽子,融入到汉人之中,载体成员一个也没有减少,反而没有了民族界限,你可以像其他宗教一样,每天忙着劝导汉人同胞,再也不会整天忙着测DNA了。

 

有人说,政府之所以能够给我们加分,允许我们生二胎,允许我们土葬,允许我们过开斋节,正是因为有这个民族身份,如果去掉了民族身份,那还怎么办?那么我请问你,现在众所周知的某地,即使是少数民族,也必须被迫摘掉清真牌子,刮掉胡子,摘掉头巾,甚至被迫吃猪肉,被迫烧掉古兰经,又能怎么办?所谓的民族身份能保护得了吗?当统治者开始倒行逆施的时候,你还能指望着所谓的民族身份保护可怜的权益吗?五十年代就有了回族身份了,但当时不是照样拆清真寺,强迫养猪吗?现在还有回族身份,不是照样枭圆顶,去阿拉伯语吗?你有什么得到了保全?穆斯林应该适应各种环境,与十多亿人同呼吸共命运,共同去争取属于全体中国人的权利,而不是在小圈子里沾沾自喜,苟延残喘。信教自由、生育自由、丧葬自由、饮食自由,这本来是属于全体国人的权利,我们应该和全体同胞一起去争取,如果得不到,也要和全体同胞一起去承受。

 

对权利的剥夺,是对全体国人的戕害。在全国十多亿人的权益得不到保障的情况下,穆斯林却在小圈子里独享特权,可以生二胎,可以高考加分,可以过节放假,无疑是一种拉仇恨的操作。这只能加大主体民族对这一群体的隔阂和敌意,使伊斯兰信徒与其他人的距离越来越远,使穆斯林遭受围攻的几率越来越大,而对传播伊斯兰教,起不到任何作用。如果没有了回族帽子,没有了民族特权,你就必须和十多亿人一起同甘苦共患难,逼着你和他们一起去争取自由,逼着你和他们站在一起,你也就有了对普罗大众的责任感,也就有了对中华民族命运的关切,你也才会真正把视角转向这十多亿人,开始思考如何应对这一严峻的挑战。

 

有人说,有了回族的帽子,我们的同胞不容易被同化,否则我们一个个不都成了汉人?其实,我们本就是汉人,一个人不信教了确实和普通汉人没有任何区别。信不信伊斯兰教,和是否汉人没有关系。大量回族后裔,因为没有机会接触伊斯兰教教育,虽是回族照样不信教。但如果一个人假如蒙召而皈依,即使不是回族,他也能信得很好。如果有了民族身份,我们才信教,不是一个族,我们就出教,那么我们信的是什么教?基督徒没有民族帽子,不是照样发展了一亿多信徒吗?如果当初没有民族帽子,穆斯林就必须得在汉人之中发展信徒,那么你的传教步伐就不会停止,伊斯兰教在今天必将是一个拥有上亿汉人信徒的庞大宗教。

 

有人说,你支持族教分离,以五一大妈为首的穆黑们也支持族教分离,你们高度一致,到底是何居心?我的回答是,五一大妈们的目的是消灭伊斯兰教,而我的目的是让伊斯兰教摆脱困境。五一大妈强调族教分离,是要表达回族也可以不信教,不能被伊斯兰教捆绑,所以,要让回族去伊斯兰化,她用的套路是让伊斯兰教不能打着民族文化民族风俗的旗号来传教,这一点我是认同的。传教就是传教,别扯什么民族风俗,作为一个伊斯兰信徒,大大方方传教就是了,和民族无关。正如一个基督徒,只负责给人传福音。我也一样,我只负责给人传播穆罕默德的教导,而不管对方有没有什么波斯血统,有没有什么民族风俗,有没有什么伊斯兰底蕴。按照五一大妈的逻辑,打破族教一体,伊斯兰教就不能再找借口让回族信教了,慢慢的信教的人就少了。按照我的逻辑,打破族教一体,伊斯兰教就不再是某个民族的专利了,伊斯兰教没有了民族的界限,从此必须专注地在广大汉人之中传教,那么慢慢的信教的人就多了。

 

再说了,主张族教分离不是五一大妈的主张,而是古兰经的要求。族教一体违背古兰经教导,与教义不符。尽管伊斯兰教影响了很多民族,阿拉伯人、波斯人、马来人、突厥人、印度人,但他们也没有哪一个民族全民信仰伊斯兰教。阿拉伯人之中至今有为数不少的基督徒,菲律宾的马来人大多信仰天主教,而突厥人之中还有一些犹太教徒。但这些影响不了伊斯兰教的传播步伐。古兰经鼓励信教自由,诚如所言:宗教信仰,毫无强迫,因为正邪确已分明。(2:256

 

据此,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将伊斯兰与某一民族捆绑在一起,回族必须信仰伊斯兰教的说法没有古兰经的证据支持。根据古兰经,不是一个马来人就必须信仰伊斯兰教,一个华人就必须信仰佛教,任何人都有信仰伊斯兰教的自由,任何人也有不信伊斯兰教的自由。

 

如果你想让一个回族人继续信教,你唯一能做的就是给他传教。同样,如果你想让一个非回族人加入伊斯兰教,你唯一能做的仍然是给他传教。比如,我们的孩子,你想让孩子信教,就好好教导他,而不是通过你的父辈信仰来打压他,打压只能使他叛逆,他不会因为回族身份就顺从地信教,同样,只要你善于传教,即使你收养的非回族的孩子,也会跟着你一起信教。

 

那么,有人说,你打民族的旗号尚可搞些动作,要直接传教,难度很大,同理,基督徒不打民族旗号,不是照样在传教吗?难度再大不是照样在坚持吗?不是照样发展了一亿多信徒吗?别人可以,你为啥就不可以?

 

你说,现在国家不让传教怎么办?我要告诉你,信仰是压不绝的,不是现在不让传教,这一国家一直禁止传教,但信教人口却一直在增长。不让去清真寺,你可以在家里教导人礼拜,不让在大街上发传单,你可以在微信上发帖子。直到有一天,即使在家里也不能礼拜了,即使自己的孩子也不能偷偷教导了。那么你就在心里默默的祈祷吧,因为这样的极端行为必然不能长久,我深信未来的中国,必将是一个开明的、自由的国度。

 

族教一体是过时的理论,迟早都会终结,即使官方不改变现行政策,汉地穆斯林也必须自行突破。当前,首先要做的是改变思维,有意识地纠正错误的思维定势,改变错误的语言习惯,不再将族教混为一谈,比如不能将非穆斯林称为汉族,不能将汉族称为外教,不能将穆斯林称为回族,不能将伊斯兰教称为“我们回族的宗教”。除此之外,还要主动打破族教一体的现状,改变伊斯兰教不传教的恶性循环,强调伊斯兰教是一个普世性的宗教,积极向非回族的汉人传教,努力在非回族群体之中开拓空间,发展汉人信徒,探索传教方法,积累传教理论,创作汉语传教资料,做好向汉人传教的各项准备工作。在将来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发展汉人伊斯兰传教点,发展汉人社区,发展汉人村庄,建立汉人清真寺,为将来成群结队的汉人皈依伊斯兰做前赴后继的奋斗。

 

无花果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写于雪隆陋室

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即将结束,中国社会似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然而似乎一切都一如既往,什么都没有改变。发生于今年年初的一场大瘟疫,又给国人乃至全世界带来深重的灾难。作者身在海外,心系祖国,透过重重迷雾,纵览数千年沧桑,试图揭示华夏文明的特征和本质,这是奉献给十四亿华夏同胞的作品,满含着一位伊斯兰学人对同胞对民族的热爱。此书全文十二章,十四万字,二百五十多页,从十月一日起连载,有少量纸质版余书,有意收藏者请直接与作者联系。


如有意收藏此书纸质版,请与作者微信联系。





无花果文集《老无所依》推介:



道路并非总是一帆风顺,穆斯林们迎来了新的严峻考验。风云突变,气候恶劣,压抑得令人窒息,面对肆虐的攻击和强逼,很多人选择了沉默,然而无花果并没有因此而沉默,他选择利用网络平台积极发生。2019年夏天,适逢假期。利用闲暇时间,作者奋笔疾书。他的创作渴望一发不可收拾,灵感迸发,有如神助,在短短两个月时间里,陆续写下了一系列针砭时弊的评论、杂谈,以及脍炙人口的诗歌。这些文字获得了数万的点击率,在穆斯林群体中广泛传播,为使更多人看到作者的文字,加上此前的几篇没有发表的讲座,不知不觉已有二十多万字。作者将这些内容整理成书,分成七个部分,分别是诗歌选编、时事杂谈、教法杂谈、历史杂谈、经典杂谈、散文纪事、讲座选编。奉献给更多的读者。

 

《老无所依》是作者在当今穆斯林所处的艰苦环境之中而推出的特殊的作品,书中的文字将成为这一时代的见证。他反应了作者对真理的不懈追求,以及对现实的冷静思考,但这本书绝不是在推广消沉颓废的思想,读到这本书的人,一定会发现,意气风发的激情,不可磨灭的理想仍然充斥在字里行间,只是多了一份沉稳,多了一份持重,多了一份深刻,相信睿智的读者,定能理解作者的苦心孤诣。


此书发布于2019年7月,由李威逹律师担任法律顾问。应广大读者要求,新版推出,内容更加丰富,欢迎各位关注。有意收藏纸质版的朋友请直接联系作者。


新版目录

 

自序


诗歌选编

斋月赞歌

飞鸟之歌

高贵夜之歌

耶利米哀歌

 

时事杂谈

大学生不能信教吗

深度解析宗教自由

穆黑缘何丧心病狂

三亚小姑娘惹了谁

儿童不能信教了吗

清真泛化了吗

洋葱头惹了谁

改名字的畅想

做最坏的打算

 

教法杂谈

一百拜可以休矣

模仿谁,就是谁?

传教是一种奢谈?

疯狂的禁忌

 

历史杂谈

从德尔加多说起

朱元璋是回族吗

从回教到伊斯兰教

胎死腹中的回回国

从张玉皇到丁大卫

浅谈佛教对中国伊斯兰教的影响

 

经典杂谈

山洞章的启示

试论马坚译本的翻译特点

写在古兰经译本后面的话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阿语译文)

 

散文纪事

不朽的丰碑

为你而感动

相约十八岁

今个我泼烦

只是一场梦

小萝莉的愿望

怀念我的父亲

淮草清清香魂入土

凰涅槃烈火重生

 

专题讲座

中国伊斯兰教派简介

如何引导伊斯兰教中国化

怎样对待圣训

穆黑和穆自黑

从回民到回族

民族政策的来龙去脉

马来华人与伊斯兰教

给非穆讲解伊斯兰教


另有其他作品,欢迎关注:

评论

更多热门博文

无花果:放弃幻想

无花果:扭曲的公知

无花果:将无耻进行到底

无花果:清真泛化了吗

无花果:为什么穆斯林中的粉红多?

无花果:洋葱头惹了谁

无花果《最后的蛮荒》(7)

无花果:是谁在辱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