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花果《最后的蛮荒》(56)

 


《最后的蛮荒》读后感

《最后的蛮荒》是无花果先生步入不惑之年后写下的一本著作。作者的前半生基本上都把精力与时间都用于写作与宣教上。我虽然与无花果先生相识不久,也未曾与他一起奋斗在主道的前线上。但当我读到无花果先生的另一本著作:《我的宣教历程》时,我仿佛与他回到了那个青春热血的时代,那时的他一腔热血,不畏众人阻挠,渴望改变国内混乱不堪的教门,渴望打破回民中固有的族教捆绑意识,以及渴望对外宣教,对中国十四亿非穆斯林同胞宣教,因为,伊斯兰是全人类的宗教,而不是回民的特产。


而不惑之年的《最后的蛮荒》无疑是给喝得酩酊大醉的中国人的一碗醒酒汤,同时又是给病入膏肓的中国人的一剂良药。此书中没有任何华丽的语言、深奥的文字,有的只是真情实意地呼唤与渴望,呼唤民族同胞早日醉后清醒,渴望祖国大地早日脱离蛮荒。

作者透过层层迷雾,为我们解揭开了,这个自诩为文明古国,视周边小国为蛮夷的蛮荒面纱。透过书中,我们知道,一直以来,天朝人几乎一直处于一种癫疯而又奴性的状态,虽然,朝代更替,但蛮荒之味依然未去。上到朝廷官员,下到平民百姓。他们为金钱、权利而癫狂,不惜抛开一切道德底线想要得到它。在这样的状态下,各种畸形的社会现象:利己、享乐、贪婪、放纵、谎言、愚昧、奴性等等……一一出现在大众眼前。作者在揭露这些畸形的社会现象的同时,也开出了一剂良药,那就是《古兰经》。因为《古兰经》是来自主的启示,是全人类的精神指南以及生活指南,只有通过《古兰经》的教导,人类才能真正地脱离蛮荒,建设文明的社会。所以,对应不同的蛮荒,书中运用了大量不同的《古兰经》经文。

无花果先生是宗教学者当中少有且敢于揭露丑恶现象的学者,无论是从社会还是教内。我们的教门需要这样敢于发声的学者,因为只有这样不断地有人出来提醒我们,纠正我们。当我们在教门中走错路时,我们才能意识到。就像一颗正在生长的树,只有其成长过程中不断修剪,树木才能长的挺拔。

书中的最后,作者提出“天下大同、普世”的宗教理念,因为伊斯兰教并不只是某一个民族的宗教,也不只是阿拉伯人的宗教,更不只是回民的宗教,而是全人类的宗教。而我们作为穆斯林,我们肩负着给汉地同胞传达真理的神圣使命,但这需要我们每个人去发光,去努力,而不是推卸责任地把担子推给学者们。

最后,在这个人人自危、人人恐惧的时代,我想分享一段圣洁的圣训,一段先知传自真主的启示,伟大的真主说“阿丹的子孙啊!你不要害怕有权势的人,只要我的权利是永恒的,而且,我的权利永不消失;阿丹的子孙啊!你不要畏惧给养的缩减,我的宝藏是充沛的,而且,我的宝藏永不枯竭。”

雪山白凤凰

2020.11.23

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即将结束,中国社会似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然而似乎一切都一如既往,什么都没有改变。发生于今年年初的一场大瘟疫,又给国人乃至全世界带来深重的灾难。作者身在海外,心系祖国,透过重重迷雾,纵览数千年沧桑,试图揭示华夏文明的特征和本质,这是奉献给十四亿华夏同胞的作品,满含着一位伊斯兰学人对同胞对民族的热爱。此书全文十二章,十四万字,二百五十多页,从十月一日起连载,有少量纸质版余书,有意收藏者请直接与作者联系。

《最后的蛮荒》连载系列:



如有意收藏此书纸质版,请与作者微信联系。



无花果文集《老无所依》推介:



道路并非总是一帆风顺,穆斯林们迎来了新的严峻考验。风云突变,气候恶劣,压抑得令人窒息,面对肆虐的攻击和强逼,很多人选择了沉默,然而无花果并没有因此而沉默,他选择利用网络平台积极发生。2019年夏天,适逢假期。利用闲暇时间,作者奋笔疾书。他的创作渴望一发不可收拾,灵感迸发,有如神助,在短短两个月时间里,陆续写下了一系列针砭时弊的评论、杂谈,以及脍炙人口的诗歌。这些文字获得了数万的点击率,在穆斯林群体中广泛传播,为使更多人看到作者的文字,加上此前的几篇没有发表的讲座,不知不觉已有二十多万字。作者将这些内容整理成书,分成七个部分,分别是诗歌选编、时事杂谈、教法杂谈、历史杂谈、经典杂谈、散文纪事、讲座选编。奉献给更多的读者。

 

《老无所依》是作者在当今穆斯林所处的艰苦环境之中而推出的特殊的作品,书中的文字将成为这一时代的见证。他反应了作者对真理的不懈追求,以及对现实的冷静思考,但这本书绝不是在推广消沉颓废的思想,读到这本书的人,一定会发现,意气风发的激情,不可磨灭的理想仍然充斥在字里行间,只是多了一份沉稳,多了一份持重,多了一份深刻,相信睿智的读者,定能理解作者的苦心孤诣。


此书发布于2019年7月,由李威逹律师担任法律顾问。应广大读者要求,新版推出,内容更加丰富,欢迎各位关注。有意收藏纸质版的朋友请直接联系作者。


新版目录

 

自序


诗歌选编

斋月赞歌

飞鸟之歌

高贵夜之歌

耶利米哀歌

 

时事杂谈

大学生不能信教吗

深度解析宗教自由

穆黑缘何丧心病狂

三亚小姑娘惹了谁

儿童不能信教了吗

清真泛化了吗

洋葱头惹了谁

改名字的畅想

做最坏的打算

 

教法杂谈

一百拜可以休矣

模仿谁,就是谁?

传教是一种奢谈?

疯狂的禁忌

 

历史杂谈

从德尔加多说起

朱元璋是回族吗

从回教到伊斯兰教

胎死腹中的回回国

从张玉皇到丁大卫

浅谈佛教对中国伊斯兰教的影响

 

经典杂谈

山洞章的启示

试论马坚译本的翻译特点

写在古兰经译本后面的话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阿语译文)

 

散文纪事

不朽的丰碑

为你而感动

相约十八岁

今个我泼烦

只是一场梦

小萝莉的愿望

怀念我的父亲

淮草清清香魂入土

凰涅槃烈火重生

 

专题讲座

中国伊斯兰教派简介

如何引导伊斯兰教中国化

怎样对待圣训

穆黑和穆自黑

从回民到回族

民族政策的来龙去脉

马来华人与伊斯兰教

给非穆讲解伊斯兰教


另有其他作品,欢迎关注:

评论

更多热门博文

无花果:放弃幻想

无花果:扭曲的公知

无花果:将无耻进行到底

无花果:清真泛化了吗

无花果:为什么穆斯林中的粉红多?

无花果:洋葱头惹了谁

无花果《最后的蛮荒》(7)

无花果:是谁在辱圣

无花果:论族教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