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花果《最后的蛮荒》(54)

 

天下大同

伊斯兰的末日论并不像其他宗教那样具有强烈的排他性,比如犹太教相信只有犹太人才能进天堂,基督教相信只有基督徒才能进天堂。不伊斯兰认为任何敬拜上帝的行善者都会进入幸福的境地很简单,如果只有基督徒才能进天堂,那么基督来到世界上只有两千多年,两千年之前的漫长的人类社会里,那么多不认识基督的人怎么办?如果只有犹太人才能进天堂,那就更荒谬了,世界上绝大多数人是非犹太人,岂不是只有下地狱的份了。如果只有穆斯林才能进天堂,穆罕默德的到来只有1400年,在此之前的那些人就只有下地狱了吗?不人类各个世代各个民族任何先知他们的教导都能导人于天堂之路


伊斯兰教一种普世主义,认为伊斯兰不是最后一个宗教,而是从自古至今的唯一宗教,很多清真寺门口悬挂一块牌子叫开天古教。所谓开天古,也就是上帝自从造了亚当之后,就开始引导人类,他源源不断选拔先知在各个民族之中启发人的灵智,让人逐渐认识真理,从刚开始最简单最愚笨的图腾崇拜,到后来的多神崇拜,再到后来的神崇拜,人类在不断地进步最终找到了唯一的真主这一切都有赖于真主的启示,真主对人类的启示具有普遍性的,每个民族都有先知,每个民族追随他们各自的先知都能获得圆满,都能达到圆融喜乐的境界。

基督教徒说只有信耶稣才能得永生,我部分认同这句话。因为在耶稣传道的时代生活在耶稣周围的人,只有凭着对耶稣的追随,才能获得正道。如果谁明知道耶稣的教导,还故意弃之而去,绕开耶稣另寻教导,岂不是自寻烦恼?但如果那些从未见过耶稣,也从未听说过耶稣的人,甚至生活在耶稣之前若干世纪的人,怎么可能只凭着耶稣才能获得成功呢?不要紧,他们有他们的先知,追随各自的先知,同样可以获得成功。

在穆罕默德到来之后,《古兰经》以其封印的地位印证了古代各民族经典的教导,人们自然应该接受《古兰经》的教导,然而,在穆罕默德到来之前的人们,以及生活在穆罕默德的使命尚未到达地区的人们,以及迄今为止尚未读到过《古兰经》的人们,他们不会受到不教而诛的待遇。那些人们,根据他们的认知能力,以及他们各自的文化背景,按照他们旧有的方式,去赞美敬拜独一的真主,同样也会获得相应的报酬。

《古兰经》有数段经文提到穆斯林、犹太教徒、基督教徒、萨比教徒(指追随约翰的信徒),上述四种人无论是谁,只要信奉独一神,但行好事,他们都会获得喜乐圆融,没有烦恼的结果。已信仰者、犹太教徒、基督教徒、萨比教徒,谁信仰真主和末日,并且行善,他们必在他们的上主那里获得各自的报酬,他们没有恐惧,也没有烦恼。(《古兰经》2:62

伊斯兰教认为,任何人无权断言某人要进天堂或者下地狱,某宗教徒要进天堂或者下地狱,因为《古兰经》指出,犹太教徒、基督教徒、祆教徒,乃至多神教徒,在复生日,真主要仲裁他们,他们的归宿由真主定夺。原文如下:已信仰者、犹太教徒、萨比教徒、基督徒、祆教徒,以及多神教徒,复生日,真主必在他们之间做出裁决 ,真主确实见证万物。(《古兰经》22:17

在另外一段经文中,《古兰经》将犹太会所、修道院、基督教堂和清真寺相提并论,称这些建筑都是惦念真主之名的建筑假若不是真主使人能够反抗对方,那么惦念真主尊名的一座座修道院、基督教堂、犹太会堂、清真寺,都必被人拆毁了。(《古兰经》22:40由此看来,《古兰经》肯定了犹太教徒、基督教徒,以及穆斯林们对真主的赞美,无论是犹太教的拉比,基督教的牧师,修道院里的修女,还是清真寺里的穆斯林,他们在各自的宗教场所,遵照各自的传统,用各自不同的方式,来赞美歌颂上帝,都会得到上帝的垂听和应答。

伊斯兰哲学家纳斯尔曾经指出,伊斯兰教是从其诞生之初就以经典条文的形式正式承认了其它宗教合法存在的唯一宗教。据此,信仰伊斯兰,不意味着否定其他宗教,而意味着继承、发扬人类各大文明中的同一性,是在遵奉历代先知的共同的教导。这就是敬拜同一位上帝,建设同一个地球,追随共同的先知,实现人类的大同。

信仰伊斯兰的人,不应敌视世间其他文明现象,而是与所有人类同胞和睦共处,团结一切宗教信徒,共同致力于文明的重建。穆斯林不应反对犹太教徒,事实上一千多年来,犹太人一直与穆斯林和睦相处,一直到上个世纪,东欧犹太人复国之后,才因为巴勒斯坦问题与犹太人有了嫌隙。穆斯林不应与基督徒为敌,因为基督徒与犹太教徒一样是有经人,《古兰经》上更指出:你必发现对信众最为友善的人是自称基督徒的人 。那是由于他们有许多神甫和修士,还因为他们并不骄傲自大。(5:82

当然,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也应该摒弃成见,不应该与穆斯林为敌,因为犹太教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同属于天启宗教,他们共同信奉同一位造物主,无论从神学上和伦理上,伊斯兰教都与犹太教和基督教没有分歧,与基督教的不同之处仅仅在于三位一体的神学主张,以及原罪论的认定之上,但这并不影响基督徒与穆斯林共同追求仁爱,共同追求人类和平。然而我们遗憾的看到,很多基督徒怀着深深的敌意,对伊斯兰教展开恶毒的攻击。他们有时候拿着似是而非的古兰经经文,造谣说穆斯林要杀光所有异教徒,与此同时,他们却忘记了圣经之中多处的血腥记载。他们有时候攻击伊斯兰教歧视妇女,却忘记了保罗曾经对妇女的歧视,根本不把妇女当人。他们有时候攻击伊斯兰用石击惩罚通奸者,却忘记了真正规定石击刑罚的经文是在圣经申命记之中。他们有时候攻击伊斯兰不信三位一体,但是他们似乎忘记了亚伯拉罕、摩西、大卫,包括耶稣本人,耶稣的门徒,没有一个人信仰三位一体,他们有时候攻击伊斯兰允许多妻制,但他们忘了圣经上的众先知无论诺亚,亚伯拉罕,雅各,摩西,大卫,所罗门都在执行多妻制。正如耶稣所说:你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眼里的木屑,却不想自己眼里的梁木呢?(《马太福音》7:3还有很多时候,基督徒们竟然拿阿拉伯人的身世说事,攻击穆斯林是婢女的后代,他们为了一己之私,竟然堕为种族主义者,把众人丢弃的糟粕当做了宝贝。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复国,他们沾沾自喜,似乎出了一口恶气,他们似乎忘记了当年是怎样迫害犹太人的,正是穆斯林张开双臂,迎接了逃难的犹太人。很多中国的基督徒看见穆斯林遭受迫害而幸灾乐祸,却忘记了基督徒与穆斯林一样也在遭受逼迫,成都的某位牧师因言获罪,被判九年徒刑,这难道不是所有宗教徒共同的苦难吗?基督徒同胞不该对穆斯林怀有敌意,而应该与穆斯林、佛教徒共同携手,在未来的中国社会,为改变华夏大地的信仰荒漠做光做盐。

穆斯林不应该与佛教徒为敌,因为佛教徒也在追求众生平等,也反对偶像崇拜,心经之中对万物缘起性空的本质的描述,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垢不净的真如境界,与伊斯兰教义中对造物主的信仰毫无二致。

穆斯林不应该与祆教徒为敌,因为祆教虽被人误解为拜火教,但事实上他们并不拜火,他们只是将火视作世间最洁净的东西,他们真正崇拜的是光明之神阿胡拉玛兹达。

穆斯林也不应该与大部分中国人为敌,因为大部分中国人都还残存着天道信仰,他们怀着最后一线希望相信苍天的公道,他们正徘徊在文明世界的边缘,挣扎在最后一块蛮荒的大陆之中。

穆斯林不应反对西方,因为西方的民主制度与《古兰经》倡导的精神并不矛盾,是伊斯兰的文明曙光,影响了欧洲,才有了后来的文艺复兴与宗教改革,才有了启蒙运动,西方人才意识到了人的伟大,开始反抗神权统治,揭开了民主社会的序幕。西方民主制度是当前人类社会可知的最先进的政治制度,民主制没有标签,不要误认为是基督教的专利,奉行民主制度的国家也绝不全是基督教国家,基督教社会长达两千多年,其中一千九百年都处在专制之中。我们要拥护的是正义,而不是看它贴的标签是什么。

同样,我们也不应该用有色眼镜看待每一个个体,不要因为特蕾莎修女或者比尔盖茨是基督徒身份,就断言他们下地狱,说不定他们的回报远胜于你。同样,不要因为萨达姆和电锯王子是穆斯林,就断言他们进天堂,恰恰相反,也许他们正是火狱的燃料。难道你没有看见吗?当今世界,面对邪恶不义的时候,站出来发声谴责的是西方国家,而那些所谓的穆斯林国家的政客,面对邪恶非但没有任何作为,反倒与恶魔为伍,一起戕害受苦受难的穆斯林同胞。

穆斯林只有一个敌人,那就是世间的邪魔,正如《古兰经》所警告:邪魔必在人们之间挑唆,邪魔确是人类的公敌(1253

穆斯林当与世界一切正义之士谴责邪恶,谴责暴政,谴责一切试图扼杀人类文明的罪犯,穆斯林当反对一切堕落,反对奸淫,反对偷盗,反对毒品,反对堕胎,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因为真主禁止人类以各种形式伤害自己,伤害他人。

《古兰经》说:你们不可戕害自身,真主对于你们,本是大爱者。(429《古兰经》又说:谁杀害一个既非死罪抵命,也非祸害一方之人,杀人一命,如杀全人类;救人一命,如救全人类。(5:32

穆斯林不该与邪恶者做任何妥协,有能力者可以用手制止邪恶,没有能力者当用心憎恶。因为先知穆罕默德教导过:你们中谁见到不义,当用手制止;如若不能,则当用口劝诫;再若不能,则当用心憎恶,用心憎恶,已经是最微弱的信仰了。(《穆斯林圣训实录全集》64

古兰经说:大慈者的臣民在大地上谦逊而行,当蒙昧者向他们叫嚣的时候,他们就说平安!。(25:63所谓蒙昧并不仅仅是和知识相对的意思,乃是忿恨、轻薄、骄矜、暴戾的意思。先知穆罕默德曾说:愤恨使他们蒙昧了。这都是伊斯兰以前阿拉伯人在生活中鲜明的意识,所以那个时代称为蒙昧时代。当逆徒心中充满忿怒——蒙昧时代的忿怒的时候,而真主为使者和信徒们降下了镇定,使他们坚持敬畏的措辞。(48:26

生活在中国社会中的穆斯林,有可能遇到各种各样的逼迫,面对强权的欺凌,面对穆黑的侮辱,面对各种各样的诽谤诋毁,以及逆徒们充满蒙昧时代的忿怒向你攻击的时候,你一定要以不变应万变,始终坚持一个信念,坚持敬畏真主的言辞。

你们当为正义和敬畏而互助;不可为罪恶和仇恨而互助。(52

据此,生活在无奈中的穆斯林当与邪恶采取不抵抗不合作的态度,而对一切善行要积极参与,用一己之力与人类同胞共同期待曙光的降临。

中国穆斯林,必须要纠正自身的一切蒙昧之举,以崭新的姿态面对华夏同胞,敞开胸怀去待他们,因为他们与我们血脉相连,伸开双臂去拥抱他们,因为他们与我们同为真主的臣民。我们欢迎每一个华夏同胞的觉醒,我们期待每一个中国人回到崇拜上帝的正道。伊斯兰没有皈依的障碍,只要你认识到世界上有一位上帝,不再崇拜偶像,不再崇拜我们的同类,不再向世间任何虚假的权威谄媚低头,那么你即刻就会成为一个穆斯林,也就是顺从真主的人。只要你赞成拥护伊斯兰的顺天之道,你即刻与过去的生活告别,成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找到人生意义的人。只要我们共同努力,华夏将重回天道,远离蛮荒,世界上最后一块蛮荒之地,终将迎来光明。

真主是天地之光,祂的光明犹如一座灯龛,其中有一盏明灯,明灯在一个玻璃罩里,那玻璃罩宛如一颗珍珠般的星体,它被一棵吉祥的橄榄树所点亮,那橄榄树既非东方,又非西方,橄榄油即使没有点火,也几乎发光,光上之光。真主指引祂所意欲者走向祂的光明。

——(《古兰经》24:35

 

 

无花果

 

二〇二〇年八月二十二日初稿于雪兰莪

二〇二〇年九月二十六日修改于吉隆坡

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即将结束,中国社会似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然而似乎一切都一如既往,什么都没有改变。发生于今年年初的一场大瘟疫,又给国人乃至全世界带来深重的灾难。作者身在海外,心系祖国,透过重重迷雾,纵览数千年沧桑,试图揭示华夏文明的特征和本质,这是奉献给十四亿华夏同胞的作品,满含着一位伊斯兰学人对同胞对民族的热爱。此书全文十二章,十四万字,二百五十多页,从十月一日起连载,有少量纸质版余书,有意收藏者请直接与作者联系。

《最后的蛮荒》连载系列:



如有意收藏此书纸质版,请与作者微信联系。



无花果文集《老无所依》推介:



道路并非总是一帆风顺,穆斯林们迎来了新的严峻考验。风云突变,气候恶劣,压抑得令人窒息,面对肆虐的攻击和强逼,很多人选择了沉默,然而无花果并没有因此而沉默,他选择利用网络平台积极发生。2019年夏天,适逢假期。利用闲暇时间,作者奋笔疾书。他的创作渴望一发不可收拾,灵感迸发,有如神助,在短短两个月时间里,陆续写下了一系列针砭时弊的评论、杂谈,以及脍炙人口的诗歌。这些文字获得了数万的点击率,在穆斯林群体中广泛传播,为使更多人看到作者的文字,加上此前的几篇没有发表的讲座,不知不觉已有二十多万字。作者将这些内容整理成书,分成七个部分,分别是诗歌选编、时事杂谈、教法杂谈、历史杂谈、经典杂谈、散文纪事、讲座选编。奉献给更多的读者。

 

《老无所依》是作者在当今穆斯林所处的艰苦环境之中而推出的特殊的作品,书中的文字将成为这一时代的见证。他反应了作者对真理的不懈追求,以及对现实的冷静思考,但这本书绝不是在推广消沉颓废的思想,读到这本书的人,一定会发现,意气风发的激情,不可磨灭的理想仍然充斥在字里行间,只是多了一份沉稳,多了一份持重,多了一份深刻,相信睿智的读者,定能理解作者的苦心孤诣。


此书发布于2019年7月,由李威逹律师担任法律顾问。应广大读者要求,新版推出,内容更加丰富,欢迎各位关注。有意收藏纸质版的朋友请直接联系作者。


新版目录

 

自序


诗歌选编

斋月赞歌

飞鸟之歌

高贵夜之歌

耶利米哀歌

 

时事杂谈

大学生不能信教吗

深度解析宗教自由

穆黑缘何丧心病狂

三亚小姑娘惹了谁

儿童不能信教了吗

清真泛化了吗

洋葱头惹了谁

改名字的畅想

做最坏的打算

 

教法杂谈

一百拜可以休矣

模仿谁,就是谁?

传教是一种奢谈?

疯狂的禁忌

 

历史杂谈

从德尔加多说起

朱元璋是回族吗

从回教到伊斯兰教

胎死腹中的回回国

从张玉皇到丁大卫

浅谈佛教对中国伊斯兰教的影响

 

经典杂谈

山洞章的启示

试论马坚译本的翻译特点

写在古兰经译本后面的话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阿语译文)

 

散文纪事

不朽的丰碑

为你而感动

相约十八岁

今个我泼烦

只是一场梦

小萝莉的愿望

怀念我的父亲

淮草清清香魂入土

凰涅槃烈火重生

 

专题讲座

中国伊斯兰教派简介

如何引导伊斯兰教中国化

怎样对待圣训

穆黑和穆自黑

从回民到回族

民族政策的来龙去脉

马来华人与伊斯兰教

给非穆讲解伊斯兰教


另有其他作品,欢迎关注:

评论

更多热门博文

无花果:放弃幻想

无花果:扭曲的公知

无花果:将无耻进行到底

无花果:清真泛化了吗

无花果:为什么穆斯林中的粉红多?

无花果:洋葱头惹了谁

无花果《最后的蛮荒》(7)

无花果:是谁在辱圣

无花果:论族教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