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花果:做最坏的打算

 



昨天,微信圈里看到河南郑州的几处清真寺正在遭受强拆改造,北大寺、刁沟大寺、阿拉伯大厦无一幸免,不由让人感慨火势蔓延之快,估计过不了多久,很快就会轮到我的故乡的那几座洋葱头了。


当下,华为惨遭腰斩,股市一片哀嚎,水果涨到了十几块钱一斤,群众依然过着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的日子,然而这一切似乎都没有影响到什么,相关部门仍然在气定神闲地奔走于各地,忙着消灭他们的假想敌:洋葱头和蝌蚪文。

汉地穆斯林一直以为这政策只针对楼兰群众,没想到同样的模式很快复制到内地各省,大有燎原之势,现在只有一样没有复制,就是你懂的学校,不过照这样下去,估计也会出现。

人心惶惶,惊魂不定,我却觉得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因为这些事情,在不久的过去,都曾上演过,只不过现在又卷土重来。1949年之后,大家在欢呼之中迎来了新中国,仅仅几年好光景,穆斯林们就迎来了漫长的二十年浩劫。我之所以不说十年浩劫,是因为穆斯林的灾难比别人提前了十年。1958年开始,中国伊协会长杨静仁发起伊斯兰教的宗教改革,俗称教改。清真寺陆续被关闭,经堂教育被取缔,一部分积极分子开始揭批伊斯兰教的反动本质,一些先进的阿訇联合签名,写大字报控诉伊斯兰教先知的罪行。宁夏等地的穆斯林群众被要求养猪,青岛等地的穆斯林去世后开始被火葬。一部分思想落后的阿訇被打成右派,很多人纷纷发表声明,退出伊斯兰教。相比之下,楼兰地区倒偏安一隅,部分阿訇把经堂教育转移到那里,得以传承。

文革开始后,穆斯林雪上加霜,再也没有人敢公开做礼拜或封斋,我一个亲戚的外婆去世后,天不亮就偷偷埋掉了。大批清真寺被夷为平地,大批阿訇被关进监狱。金八阿訇不堪批斗转身跳井,敢于建言的陈克礼阿訇惨遭杀害,数百名手无寸铁的沙甸同胞因为冲进清真寺里做礼拜被四人帮下令屠杀。

这一切,都是在那个疯狂的年代发生的悲剧,那时候,连共和国元老都一个个遭到迫害,更别提那些被视为草芥一般的群众。三年人祸导致几千万人口被饿死,人们吃树皮吃草根,甚至人吃人,老一辈人都有深刻的记忆。

后来,邓公力挽狂澜,拨乱反正,老百姓重新迎来了太平日子。四人帮得到了清算,穆斯林吃了哑巴亏,打掉牙往肚里咽,一点点筹钱,重建了被拆毁的清真寺,重新请来了阿訇,中断数年的邦克声又在寺里响起。由于打压的反弹,人们以巨大的热情投入到宗教生活之中,他们开始办起了经学班,甚至于出现了像模像样的阿拉伯语学校,印刷了一些质量拙劣的小册子,然而却开始了对新一代青年的启蒙。念经成了一部分人竞相追逐的时尚,出国留学也蔚然成风。进入网络时代,人们又争相办起了网站,各种有关未来发展的思想在一起碰撞交流。

然而,喜大普奔的好日子没过多久,在一些穆黑恶毒制造伊斯兰威胁论,制造三化的谣言,导致我们的祖国又迎来了新一轮折腾。他们借着中央发起的伊斯兰教中国化的倡议大做文章,扬言要拆毁一切洋葱头,消灭一切蝌蚪文。

伊斯兰教早在明清就已经中国化,清真寺都是清一色的汉式建筑,从我记事的那年,就听老人们说清真寺的石狮子夜里会去河里喝水,大殿上的宝葫芦里面的夜明珠被南蛮盗走了。浪费粮食会被龙抓头,斋月里亡人回家藏在门背后。阿訇的大袍上缀着蜈蚣扣,亡人的女婿要宰一头牛……

这一切还不够中国化?穆黑们的理由是洋葱头和蝌蚪文,这都涉嫌阿化沙化,要重新改成白墙灰瓦。说实在的,如果有人给拨款,改了我也没意见,中国式的寺庙建筑似乎更庄重典雅,至于蝌蚪文,改成汉语也是好事,省得人们不懂阿语不知道啥意思。然而,据说很多地方的清真寺是拆了白拆,自己掏钱,这就有点不厚道了。如果有人冲进我自己家,嫌我客厅里的欧式沙发不好看,我不介意他出钱为我更换红木家具,但是如果我不同意他硬抢,那就是强盗了。同理,提倡中国化,可以多鼓励人们搞中式建筑,可以多盖几座清真寺做样板,至于现有的洋葱头,人们从情感上已经接受了,你一声令下野蛮拆除,还不准群众有意见,谁有意见谁就是和郑腐作对,就要实行专政,我觉得和抢我欧式沙发的强盗是一个德行。

还有,中国化我们没意见,为什么禁止穆斯林办宗教学校?全中国两千万穆斯林,经学院只有十所,而且大部分是瘫痪状态,平心而论这合适吗?如果我党九千万党员只有十所党校,那我们的主义还能够传承吗?不但宗教学校不允许自办,连阿拉伯语学校都不允许办,只因学了阿拉伯语就能看懂阿拉伯语古兰经?那么学了英语还能看懂英文版的圣经呢,是不是把英语学校也一并禁止了?十年前,据我统计,全国只有二十所左右,现在这二十所阿校估计连七八所也剩不下了。除此之外,很多清真寺还禁止了经堂教育,这可是中国化的活化石,延续了几百年都没问题,怎么到了现在却啥都犯了禁?宗教经书不准许发行,理由是没有书号,可想要书号他们又不给,自己印刷又要坐牢,信徒不读经书,难道不学坏吗?长期处于愚昧之中,宗教能健康发展吗?但这一切他们都不管。走出清真寺传教是非法的,那么我们给自己的孩子传承信仰总可以吧?人家祖传的迷踪拳还允许传男不传女呢,你们男女都禁止,这不是想把宗教信仰截止到这一代吗?

穆斯林好端端的与普通汉人同胞和睦相处,郭德纲的相声里反映了老一代天津人的习惯,穆斯林尊称非穆同胞信的大教、天教,非穆同胞则尊称伊斯兰为清真贵教。如此血脉相连的同胞之情,硬生生被割断,非要搞出了什么民族,弄一批御用学者制造假历史,谎称穆斯林是阿拉伯人,不是华夏子民。结果穆斯林假戏真做了,一窝蜂地搞民族色彩,处处和汉人搞不同,甚至极端到同是汉语,人家说死我们必须说无常。

洋葱头是他们带头搞起来的民族风格,现在你们又要全部毁掉,阿拉伯语是他们带头搞起来的民族语言,现在他们又要全部涂抹,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这不是穷折腾是什么?

左倾主义者自编自演的闹剧何止这一出?当初他们跑步进入共产主义,搞人民公社,后来又分田到户大包干。当年他们斗争地主资本家,反对私有制,后来又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当年他们破四旧立四新,拆毁文物古迹,后来又重修城墙城楼,弄钢筋混凝土冒充古建筑。当年他们批孔,后来他们又祭孔。当年他们计划生育,让多少人胎死腹中,后来他们又动员群众生孩子。当年他们……,后来他们……;当年他们……,后来他们……,我都不消说了,群众都有一本账。

历史总是惊人相似,现在发生的,其实当年都搞过,所以我们何必惊慌失措,因为不但起因相似,不要忘了结果也是相似的。当年慈禧老佛爷压榨百姓,作威作福,纵容一帮拳匪迫害基督教,后来不是引来八国联军?虽然她有生之年大清没有灭亡,但仅仅十年,大清就树倒猢狲散,她也墓穴被孙殿英掘开,腐臭狰狞的尸体被抛弃,下场何其悲惨。江青夫人不也是如此,主席一死她就没有了靠山,遭到了应有的惩罚。后来,一切恢复原状,资本家重新出现,臭老九重新登台,而她则被钉上了历史的耻辱柱,成了阶下囚。红卫兵当年拆毁的那些寺庙,个个得以重建,雕梁画栋,他们当年禁止的那些宗教,如雨后春笋,欣欣向荣,不出数年,发展了上亿信徒。而她的样板戏呢,只能偶尔露一下峥嵘了。

古兰经有很多节经文教导人们在大地的四方行走,去观察前人的结局。年轻的时候,常常由于自己的肤浅,我不得其解。现在真是越观察越有感悟,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一切穷折腾,都是白折腾。

一切都是暂时的,闹剧终将完结,阴霾终将散去。历经千年长盛不衰的宗教,绝不会因为某个疯子的折腾而殒命,经历风雨的洗礼,她必将更加茁壮。

然而,心态虽然是平和的,准备还是要充分的,因为人心是险恶的,危机是四伏的,我们需要做最坏的打算,做最好的准备,以应对历史长河中出现的一切可能。

老一辈的历史早就教会我们如何应对,卧薪尝胆,韬光养晦,以不变应万变,无为而无不为。不变的是我们的信仰,无为是为了更大的作为。所以,在风雨到来之后,我希望穆斯林同胞牢记的是,信仰原则永不能丢,除此之外,一切都可以有变通之术。当年文革期间,白哈阿訇、黄万钧阿訇,不是在家里边悄悄地教一批弟子学会了阿拉伯语吗?有的阿訇被迫劳改,不是在监狱里还能正常礼拜吗?清真寺即使被拆毁,家里面也可以成为你崇拜真主的殿堂,即使禁止封斋,你被迫吃喝也会得到回赐。退一万步,就是逼着你吃猪肉,古兰经上早就说过为势所迫虽吃禁物毫无罪过。甚至逼着你执行火葬,请相信在复生日,真主仍然将我们完好无损的复活,给我们崭新的躯体。

还有一样他们永远无法强迫的,那就是信仰,你内心深处对真主的信仰,永远不可能被他们强制,因为他们的科技永远无法发达到洞悉你的内心的举动,即使有一天外边的宣礼声停止了,你心里的祈祷永远不会停止,所以你只要有对真主的热爱,任何邪魔都无法战胜。

当前穆黑肆虐,像鬣狗一样围攻撕咬,不要惧怕,其实他们真如狗一般卑贱,它们没有崇高的信仰以至于把抹黑伊斯兰教当成毕生的事业,它们只是受人指使,拿五毛钱的酬劳而已。当年那些批斗伊斯兰教的红卫兵远比它们恶毒,后来它们忏悔都来不及。有的官员,朝不保夕,随时可能被摘掉乌纱,历史的清算,有的时候往往来得更早。

要想打压一个目标,它们常用的伎俩就是舆论先行,名誉上搞臭,精神上摧残,甚至肉体上消灭,所有这些都在应验,所以穆斯林切记要做好自己,在穆黑猖獗的同时,不可自黑。更不可让愤怒冲昏头脑,中了他人的奸计。永远要记住不要将仇恨对准广大汉人同胞,他们是我们的亲人,不是我们的敌人。穆斯林不可搞民族主义,即使在民粹主义泛滥的时候,也要切记慈爱天下的教诲,不可意气用事,酿成悲剧。唐末黄巢暴动,残酷屠杀广州二十万蕃坊人口。清末拳匪作乱,酿出教案数百起,残杀教士修女基督徒无数,仍然是当年巢匪的翻版。如今网上的皇汉排外、排黑思想,穆黑思想猖獗肆虐,其实他们是新一代的拳匪。同治元年,陕甘穆斯林因为群体械斗,全体被裹挟开始起事,万不该的是将矛头对准普通汉人同胞,甚至出现族群对立仇杀,以至于引发清廷镇压,百万同胞成了刀下之鬼,并且永远丧失了关中家园。这血的教训历历在目,告诉我们永远不可孤立自己,乱搞民族主义,结果引发众怒,引来杀身之祸。

当前,穆斯林的民族主义愈演愈烈,河南河北回汉冲突时有发生,网上对骂更是常事,穆斯林产生离心力,认波斯或沙特为精神祖国,与汉人同胞的鸿沟却越来越深,看到穆黑们在谩骂滚回阿拉伯,让我不寒而栗,真担心不久的将来,同治的悲剧会再度重演。

须知,罪魁祸首绝不是普通大众,清末镇压穆斯林的是满清统治者,绝不是劳苦大众,后来也是如此,文革之中,其他汉人同胞与我们一同受苦受难,现在也一样,当穆斯林被以阿化沙化的罪名遭受打压的同时,基督教同胞佛教同胞同样也在遭到逼迫,他们的处境比我们好不到哪去。韦州大寺经过顽强的抗争保住了,但温州三江教堂却被夷为平地。清真寺的圆宝顶在拆毁,基督教堂的十字架也在被拆除,穆斯林的阿拉伯语遭到涂抹,基督徒家门口贴的春联都被撕掉。

中华民族是苦难深重的民族,不改变中华文化中的消极性和劣根性,灾难仍然会无休止的重演。穆斯林要做的是与中华同胞同呼吸共命运,而不是只打自己的小算盘,另立门户,甚至弃绝同胞,渐行渐远。难道我们忘了真主的教导了吗?你们要联系亲族。难道我们忘了穆圣的教导了吗?他始终记着他的民族。那么,我们记着我们的民族了吗?有没有想过,真主把我们创造在这片汉地,我们应该为这片土地上的汉人同胞,做出点什么?如果你什么都做不了,最起码可以把伊斯兰的仁爱和平展现给他们,在国难当头的时候,与他们同仇敌忾,站在一起,与他们一起经历风雨。

在风雨到来的时候,最应该做的就是赶紧回家收衣服,而不是指责你的邻居,因为你的邻居也在遭受风雨。你应该做的是,珍藏好世代传承的经书,教育好你的孩子,在秘密中祈祷你的上主,等待着祂的援助的到来。

难道你们还不曾有过古人的境遇,就以为自己会进入天堂吗?古人曾经遭遇艰难困苦,饱受创伤,甚至使者和与他相伴的信众都说:真主的援助何时降临?真的,真主的援助近在咫尺。(《古兰经》2:214

二〇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

评论

更多热门博文

无花果:放弃幻想

无花果:扭曲的公知

无花果:将无耻进行到底

无花果:清真泛化了吗

无花果:为什么穆斯林中的粉红多?

无花果:洋葱头惹了谁

无花果《最后的蛮荒》(7)

无花果:是谁在辱圣

无花果:论族教分离